热门搜索:人民论坛、 山东社会科学、 新闻爱好者、 制造业自动化

浅论波德菜尔现代性的基本内涵

浏览188次 时间:2013年2月20日 13:16

   论文摘要:波德莱尔的现代性含义复杂而深刻,其基本内涵体现在三个方面:关于现代性的思考是在审美层面,区别于社会、历史、人类学等层面;瞬时性与永恒性的统一;强调主体的目光和主体的自觉主动性。
    论文关键词:波德莱尔;现代性;艺术现代性;主体性
    现代性这一概念在现代以来使用频率极高,意义纷繁复杂。19世纪的波德莱尔从审美角度“首次用法文对现代性做出概念性定义”,这一定义具有深刻独特的内涵,并因此享有不可替代的经典地位。今天,谈论现代性问题仍然绕不开波德莱尔这一环,“因为他的现代性意识被广泛认可为19世纪最敏锐的意识之一”。波德莱尔的现代性意识内蕴深广,我们可从三个方面进入分析。现代性的内涵和外延都非常宽泛,使用范围也非常广,波德莱尔的现代性在与其相邻的概念区分中见出其范围和含义。
    波德莱尔认为现代性的“现代”不是指“现代时期”。现代时期是相对于古代时期,人们认为从某一个时间点开始社会形态具有不同于古代的本质性差别而成为现代。这个人为的现代时期也因人而异:西方历史学家传统上把“现代时期”的起始年定为1453年君土坦丁堡被占领时,基佐把它定为1492年新大陆被发现时,也有更多的人认为即是2O世纪或者20世纪的某个阶段,更有甚者,有大历史学家把这个时间放到了11世纪。¨这样的时间划定还有很多,然而,任何一种划定都没有绝对权威。应该说,不管现代时期指哪一段时期,都是历史时期里一个特定的时间段,与其他的时间段相区别。
  波德莱尔的现代性是不受任何特定的时间段限制的,现代固然具有现代性,然而“每个古代画家都有一种现代性”现代性是超越时期的,每个时代都有它的现代性,每个时代都有其独特的历史性风貌,每个时代的艺术也都烙上了那个时代的印记而具有独特的不可替代的美和价值。所以,波德莱尔的现代性不是特指某一具体时间,而更多表现为不同时期的独特风貌。这一点与历史现代性相似——历史现代性“的主要特征更多地体现在与旧的文化体制相比而出现的一种新的文化隋境’上,而不是体现在某个打上具体日期的时代或时期上。”…二者都强调每个时代都具有超越时段,能够横贯不受时间限制的特殊特征。但是波德莱尔的现代性是从审美的层面来思考的。他非常清楚他那个时代的本质属性,知道那个时代的政治、社会等独特新颖之处,但他只从它们对艺术的影响和艺术对它们的反映这个艺术的角度来审视现代性,谈论的是诸如画家居伊和他的艺术体验、艺术创作。艺术现代性不同于历史现代性的地方正在于:历史现代性侧重不同于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的新变化、新的文化情境这个变化的事物本身,这种新变化不属于以前任何一个时期,是其社会历史本身独一无二的新特征。艺术现代性则是发展变化的,但是超越这个变化的基层艺术现代性获得了一种本能的属性。也就是说,虽然每个时代艺术的特征是不一样的,表现出来的现代性的内容也是不一样的,但是每个时代都有艺术现代性的存在,而这个“现代性的态度” 才是更重要的。波德莱尔把现代性界定在审美层面,使艺术现代性有别于哲学、历史等其他普遍意义上的现代性,这既是波德莱尔现代性的独特性,同时也使我们在审美层面获得了更深刻敏锐的思考成果。
  波德莱尔给现代性的定义是“现代性就是过渡、短暂、偶然,就是艺术的一半,另一半是永恒和不变”。他认为现代性的特点是“现实生活的短暂的、瞬间的美”咋看之下以为现代性只具有瞬时性,与永恒性是对立的。实质上波德莱尔的现代性是瞬时性与永恒性的统一,具有内在和外在的双重永恒性。
  现代性从最基本的意义上来讲,就是瞬间、短暂等一系列类似语词,由无数个“现在”构成的断裂的时点。断裂指游离于连续的时间之外,就像从一个连续链条上抽出的一个点,这个点是孤立的。现代性的时间模式就是重视这样的孤立时点,注重当下的瞬间的感受。如此瞬时性具体可以从宏观和微观两个角度来观看。
  从宏观上来看,现代性的瞬时性、相对性表现在现在这个时代整体的独特风貌、特征上,艺术表现不能无视这些特征,否则只会走向空洞。波德莱尔认为“服装、发型、举止、目光和微笑(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仪态、眼神和微笑)构成了全部生命力的整体。这种过渡的、短暂的、其变化如此频繁的成分,你们没有权利蔑视和忽略。如果取消它,你们势必要跌进一种抽象的、不可确定的美的虚无之中,这种美就像原罪之前的唯一的女人的那种美一样”。从历时的角度来说,现代性要求把艺术家所在的当下时代从连续的历史链条中抽取出来,而成为一个需要特别突出的独立的点。这个历史时刻所具有的独特价值不是因为它在历史的延续中所具有的影响和意义,而是因为它本身的独特的美构成它的审美价值,每个时代所具有的只属于它那个时代的本质特征所散发出来的夺目的美,这种美因为是独特的,也就是偶然的,是转瞬即逝的,不可重复的。
  从微观上来讲,瞬时性表现在茫茫人海中和漫漫长日里,突然像灵光一闪般有一种独特的美呈现在你面前,转瞬即逝,独一无二。波德莱尔的诗歌《给一位交臂而过的妇女》就是最好的注脚。强烈的美感,出现得偶然、突然、短暂,消逝得迅速且无可挽回,永不能再见。这正是现代性中的瞬时性、短暂性最形象的描述。从微观上来看,也是从每一个具体的人的审美体验上来说,大千世界,在万事万物的包围中,突然在那么一个偶然的时刻,有一种强烈的独特的美打动人心,一晃而过,从此再也无法重逢。不论是宏观还是微观,现代性的瞬时性都展现了美的偶然、独特的一面,也使美变得具体而生动。

  但是在波德莱尔那里仅仅有瞬时性并不构成美。“美永远是、必然是一种双重的构成……构成美的一种成分是永恒的、不变的,其多少极难加以确定;另一种成分是相对的、暂时的,可以说它是时代、风尚、道德、情欲,或是其中一种,或是兼容并蓄。”
  波德莱尔认为“艺术的两重性是人的两重性的必然结果。如果你们愿意的话,那就把永恒存在的那部分看做是艺术的灵魂吧,把可变的部分看做是它的躯体吧。”在这里现代性作为短暂、可变的一部分与永恒性一起构成完整的艺术,短暂与永恒是相互依存、不可分离的,正如他所比喻的人的躯体与灵魂的统一。可以说现代性具有一种内在的永恒性。波德莱尔说现代性是“一个与一时的短暂的愉快不同的更普遍的目的”,瞬间性与普遍、永恒性是相包容的,“这种永恒之物既不在现在的瞬间之外,也不在它之后,而是在它之中”现代性的独特的美“是神糕有趣的、引人的、开胃的表皮”,但是表皮里面得有坚实的内容才能够支撑起来,独特美也要有历史价值才能使现代性变成古典性。现代性的独特的美也具有普遍的永恒的美的性质。波德莱尔对永恒性的重视也是他那个时代的美学思想的界限,认为美都具有一种普遍的永恒的不变的特质,只有结合了这种特质美才成其为美,而瞬间的独特美本身还无法构成美,瞬间性是没有独立性的,只能是依附性的。现代性是瞬时性与永恒性内在结合的浑融整体。
  亨利·梅绍尼克在他的论著《现代性复现代性》中强调波德莱尔的现代性是“存在于创造主体和主体的目光之中”可以说,现代性的美是产生在主体与客体的相遇碰撞的瞬间,一方面事物的新特征只有在“被发现”的瞬间才能彰显出来;另一方面在恰当的时刻合适的主体遇上合适的审美对象擦出的爱与美的火花,这是特定主体,特定目光的现代性,而我们在波德莱尔的现代性中时常能感受到主体性的在场。
  波德莱尔的现代性是艺术家寻找的结果,“他就这样走啊,跑啊,寻找啊。他寻找什么?肯定,如我所描写的这个人,这个富有活跃的想象力的孤独者,不停地穿越巨大的人性荒漠的孤独者……他寻找我们可以称为现代性的那种东西。”‘他”不是随便某一个人,而是寻找现代性的主体。波德莱尔笔下有一类他钟爱的主角:浪荡子、花花公子、闲逛者、漫游者、游荡者,人们对其理解翻译稍有差异,但实际上大同小异,是指这样一种人:他在人群中就像在自己的家中,“如天空之于鸟,水之于鱼,人群是他的领域。他的激情和他的事业,就是和群众结合为一体。”他在人群中感到巨大的快乐,“是一位处处得享微行之便的君王”;他的活跃的想象力使他不仅有观察的能力,也有表达的能力。波德莱尔也有很多描述主体的行动的词:观察、寻找、提炼提取、表达等。现代性的实现依赖主体。一是康复者的眼光,对一切充满好奇的心情。以赤子之心的态度来审视世界,寻找现代性,发现美。二是对现时韵再现,用自己的笔记录下来。如此现代性才能得以发现并保存,也才是现代性的实现。而这两个方面都是从主体的角度来谈的,前者从主体的态度来说,主体要有这样一种有激情、好奇的心态;后者则从主体的行动来说,在万籁俱寂中,在别人都已把一天的印象抛之脑后而熟睡之时,这个主体要在充满热情的观察之后,在脑海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印象、材料之后,把材料根据自己的印象和目的进行整合、加工,使印象成为艺术固定下来,使现代性得以实现并保存。
  首次使用“现代性”这个词是19世纪法国浪漫主义作家夏多布里昂,但真正赋予“现代性”以新意并对之进行了详细探讨的是波德莱尔。到今天,很多著名学者研究现代性时,都以赞赏的态度探讨了波德莱尔现代性的含义,如福柯、德曼等人对波德莱尔现代性的内涵都提出了各自深刻的见解,这又从侧面反映出波德莱尔的现代性内涵的丰富性,以及常读常新的厚重感。

TAG: 现代性
上一篇 下一篇

论文发表与咨询

论文发表 写作指导 职称论文 毕业论文 客服联系方式:
投稿信箱:qwlw888@163.com
在线咨询客服QQ:站点合作85610631
联系电话:18262951856
点击进入支付宝支付(支付宝认可网络诚信商家)
点击进入财付通支付(财付通认可网络诚信商家)
点击进入支付方式---->>>>

论文发表 诚信说明